杨钦元 博客

静候那烟火

空气中弥漫着树林和水的味道。夜色像一张黑色的网,笼罩在江面上。漫步江畔,耳闻远处小孩嬉戏打闹声,汽车鸣笛声,水流潺潺之音。江中望去,水流似乎比白天更急,像赶夜路的货车飞奔在高速路上,湍急的江水直奔下一个桥头,在桥墩下形成黑色的漩涡。 忽闻「轰隆」声,抬起头四处张望,却看不见任何异常,只见远处天空中一道白烟渐渐消失在黑夜里。 呆呆地望着那缕烟消散而去。 再闻「轰隆」声,目力所及,还是那一缕白烟。像一只居无定所的幽灵,徘徊在远方。我怔怔地望着远方,倏尔,一颗黑色、带着一点白色火光的炮弹射向天空,在最高处沉默地炸开。一朵美丽的黄色雏菊绽放在墨色天空下,花瓣在一瞬间急速张开,像渔民手中抛开的渔网。又在最宽处缓缓落下,像一滴滴放慢了速度金色水滴,落在漆黑的大地上。 烟花落尽,烟消云散,「轰... Read more

高铁停运的警示

当生活一点点侵蚀过来,你是觉察不到危机的。 话说希特勒当年下令屠杀吉普赛人的时候,犹太人觉得和他们无关,因为他们大多都不是残疾人;后来又下令屠杀吉普赛人,异教徒,犹太人还是无动于衷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;直到希特勒下令屠杀犹太人,他们才猛然醒悟,已经没有人为他们撑腰了。 坐在高铁上,闷热窒息的空气里弥漫着唉声叹气的窒息,焦虑的电话聊天声此起彼伏。厚厚的窗上结起一层薄雾,隔着窗户,像是看一部无趣的默片,对面列车的人上有人和列车员激烈地争执,一副要动手动脚的模样。 想起自己何以沦落至此。一开始是晚点半小时,我耸耸肩,等高铁就像等情人,就算她迟到,你也无可奈何。后来晚点一小时,我也不置一词,毕竟等一小时也比汽车两小时要快得多。再后来,变成两小时。这时我才匆忙赶到车门处,要求下车。但大门紧... Read more

如何寻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

有人问起,为什么你的兴趣这么多,读书,健身,摄影。我一般回答:不是我兴趣广泛,是你尝试得太少了。 小时候,我们的目标明确,永远都会有人来告诉我们要做什么,怎么做。比如,要乖,要听话,要这样那样,上学后,要考高分,要上名校,工作后,要进政府,要去国企上班;要结婚,要生孩,要生二胎,要买房,买车,要。。。 这些社会钟时刻鸣响在我们耳边,我们不能自已做判断。 毕业后发现,混的比较好的同学,除了富二代/官二代,就剩下那些早早找到了兴趣的人。比如高中有个同学喜欢街舞,毕业后就去开培训班,参加表演;大学舍友喜欢健身,大三那年退学去健身房党学徒,现在已是某大型连锁健身房的名教练;有位女同学喜欢做模特儿,如今已积累上千模特资源,组织各种活动游刃有余。一位学姐,高中的时候自卑,觉得周围的人都看不起... Read more

python 自动生成第二代居民身份证号码

工作中经常需要用到身份证号创建用户,于是便倒腾着自己写一个生成居民身份证的小程序。 import random import time import xlwt def write_to_xls(data, time_num): """把结果写入xls文件""" # 创建 xls 文件对象 wb = xlwt.Workbook() # 新增一个表单 sh = wb.add_sheet('A Test Sheet', cell_overwrite_ok=True) # 方法一:按位置添加数据,用 zip 打包,同时遍历两个 list for i, j in zip(range(time_num), data): s... Read more

老有所依

脚趾死死抠住红泥 头抵着树林 为了在秋天和冬天让人回忆 为了女儿的暗喜 为了黎明寂寞而痛楚 梦 昨天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全身插着管,躺在 ICU 病床。 我极力想拔掉身上的管,却发现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。只有眼睛在滚动,盯着雪白的天花板。一袋袋药水悬挂在高处,「滴滴答答」落下;福尔马林药水味道充斥鼻腔。 舅舅 2016年,舅舅身患白血病。在医院看到他的时候,原本瘦骨嶙峋的身躯变得更瘦,像一根干柴。眼窝深陷,皮包骨的脸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血管。他把我喊过来跟我说,「化疗很痛,像是用刀在刮骨头,形容不出出来的痛。比我以往经历过的痛还要痛苦一万倍。」 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转入县城的小医院。躺在床上不能出声,旁边一个大桶,吐满了暗红色的血。 把你们的墓地和膝盖给我 那些...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