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钦元 博客

事实与观点

周末搭车回家,做了一件蠢事。 本来买了三日双程车票,在搭地铁去车站的途中,越想越觉得这个双程可能不是指来回车票,而是两次都从广州出发的车票。于是匆匆忙退票,换成了单程票。服务费损失了几十块。后来查了车站公众号官方说明,才发现双程指的就是往返票。后悔的同时,决定写篇文章记录一下。 大脑爱偷懒 由于脑容量有限,人们往往不会穷尽所有事实再作判断,而是先形成观点,再根据观点做决定。这是大脑爱偷懒的特点。这种特点可以让你在原始时代被野兽偷袭时快速反应(而不是摸着脑袋悠哉地思考是不是野兽)。如今,很多重要的决策并不需要马上做,不会有人拿刀架着脖子让你一秒内做决定。与此相反,我们越来越需要花费功夫和精力,去事实的源头寻找真相。 源头信息在哪里 我们看文章,微博,公众号,能分清哪些是事实和观... Read more

低垂的果实、有趣度

低垂的果实 果树上总有一些果子结在较低位置,伸手可得,信手就能摘到,这在经济学上称为“低垂的果实”。引申开来,泛指那些工作难度不大,只需付出较小努力便能办成的事。很多文章会借用这个概念,告诫人们不要满足于低垂的果实,这是不上进,懒惰的表现。 不过在某些领域,专注于低垂的果实反而能获得超额收益。特别是神仙打架的领域,如炒股。 承认自己能力一般,只能得到低垂果实的人,稻光养悔,守正出奇,静心等待系统性机会出现,反而能得到还不错的收益。 低垂的果实虽然没有树顶的果实甜,但获得成本则低得多,综合下来,未必比其他果实差。 有趣度 什么是有趣、新奇的?比如大家都在说左右脑控制不同的行为,那么提出否定假设的观点就是有趣的。构建一个与世俗相反的变量关系,可以增加有趣度。 比如端午节假期快... Read more

为什么我们会焦虑?

生存与风险厌恶 人脑进化的目标在于,帮助人类在这个危险遍布的世界中生存下来。假如你生活在依靠狩猎和采集为生的远古时代,为了能够生存和繁衍,你基本需求是什么呢?衣食住行,其中最主要的还是要让自己活着。越是警惕并能回避风险的人,越是活得长久。我们的大脑会对遇到的几乎每一件事都进行评估和判断,无论是上网买个小物品,还是点个外卖,都能纠结很久。是好是坏?是安全,还是危险?是有害,还是有利?以前担心的是晚上有没有财狼袭击,第二天能不能捕获到食物,现在变成了担心失业、520表白被拒绝、拿到超速罚单、当众演讲,突然罹患癌症等,反正人类就是有着成千上万的烦心事。结果,我们会花费大量时间去担心那些或许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。担心这些事情有什么用呢?如果发生了,那就成为了事实。如果没发生,就白白浪费了时间。... Read more

风险共担

生活中的风险共担 有没有哪些行为,风险需要一起承受,但收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?抽烟,喝酒,嫖赌,婚内出轨。 为什么抽烟喝酒也算?这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。每个人在社会上,都脱离不了集体。对于家庭来说,抽烟,意味着其他人要吸二手烟。其次,作为家庭成员,抽烟喝酒让自己患病风险大增。这些风险需要家庭共同承担,家庭中其他人要为你的行为承担风险 。当然,对于国家这个集体来说,你的行为是值得鼓励的。中国烟草作为一大税源,每年收归国库的钱相当于几个阿里巴巴市值。而白酒消费,诞生了像茅台和五粮液这样的优秀消费企业,为国家税收做出巨大贡献。 所谓风险不共担,就是当你融入一个集体,成为集体的一份子,却做着损害集体的事情,让集体的其他成员,承受了非对称性风险。别人替你承担风险而没有收益,你收获了全部收益。... Read more

做最坏的打算

最近读《原则》一书,联想起之前一些投资经验和《JOJO》带来的启发,遂有此文。 原则 《原则》的作者是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·达利欧。正如书名所述,瑞把原则视作其决策的始发点和底线。 任何事物都需要有根基,房子需要打桩,人类进化也需要基因,环境这些基础原料。历史文化作为根基,孕育出更先进的文明。当年共产党在被团团包围之下突出重围保留革命火种,也因为有井冈山这一革命根据地。 原则就是行动和决策的基础。书中向我们展示了瑞的行动原则,有一些很值得参考。 极度求真,极度透明。 拥抱现实,不容忍问题 做到头脑极度开放 兜底 这几年,亲眼见证 P2P 从起初的疯狂、甚至扬言取代银行,到最后的暴雷。金融工具层出不穷,我们该如何判断这些金融工具的优劣?只需要问一个问题: 谁... Read more